子规

惟将终夜长开眼 报答平生未展眉

【辫林】琵琶语

琵琶语 9

    电影结束,放映厅的人走了七七八八,哭了个痛快的郭麒麟,抬头就看到安洋被自己毁了的西装,看着西装上的眼泪还有疑是鼻涕的东西,郭麒麟脸刷的就红了,恨不得能马上抱着西装钻地缝里毁灭证据。

   “郭麒麟同学,我这个西装可是我三个月的工资啊,你看怎么办吧!”安洋故意把话题转移到西装上,郭麒麟也顺坡下驴接了下来。

    “什么怎么办,大不了我回去给你找地方干洗,哼╯^╰又坏不了,怎么你还想讹我啊!”

    “那感情好,但是你得把你的羽绒服给我,不然我回去的路上就得冻死!”伸手揉了揉郭麒麟的顺毛,安洋心情大好,能欺负到这个嘴上不饶人的小孩儿难得啊。

    “给你给你,大冷天的穿个西装就出来烧包,冻死你活该。”郭麒麟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心想,老阎啊,兄弟对不起你了!

    郭麒麟最后还是穿着羽绒服,拿着安洋的西装回的酒店。郭麒麟打开房间门,正准备开口喊老阎,就看到房间沙发上阴沉着脸的张云雷,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细声细气的喊了句:张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张云雷本来就不怎么美丽的心情,听到一句“张师兄”以后就像被针扎爆了的气球一样爆发出来。

    “郭麒麟,这都几点了!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你…”张云雷正说着。就看到郭麒麟手里陌生的西装,看大小明显不是郭麒麟自己的,八成是那个安洋的,一时间妒火中烧,口不择言起来:“哦!呵,难怪这个点儿才回来,也是,跟野男人出去约会,怎么都得满意了才回来啊,不过再怎么也不用把别的男人的衣服穿回来吧,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昭告天下吗?德云社少班主当众出柜?你怎么这么…”

    张云雷的话没说完就被郭麒麟的巴掌打断了,郭麒麟红着眼,强忍着眼泪,“张云雷!你是不是忘记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的。混蛋!”

    郭麒麟这个样子,让他想起提分手时的郭麒麟,也是这样子,红着眼眶,眼眶里的泪拼命忍着,那滴泪最后掉在了张云雷的手里,郭麒麟眼里的星星像是一起掉了下来,也消失不见了。

   

    “大林…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张云雷连声音都小了下来,就怕声音大点儿,就能把郭麒麟眼里的泪水震下来。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什么意思,怎么,您丢掉的玩具别人碰一碰都不行?”郭麒麟最烦张云雷这样子什么都不说清楚的样子,故意把话往绝情处说。

    “大林,我们还和原来一样不行吗,我还是你的小舅舅,虽然我们两个不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啊…”张云雷勉强的走了两步,站在郭麒麟面前,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女孩子的,你可以找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子,那个安洋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张云雷说着想伸手帮郭麒麟擦掉流下来的眼泪,但是刚一抬手就被郭麒麟挥开了。

    “哈!张云雷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和原来一样?怎么一样?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女孩子?你想尽千方百计追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找到我喜欢女孩子,你他妈的睡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我喜欢女孩子!你现在厌弃我了,想起来我喜欢女孩子了?”郭麒麟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你要不要脸,你还说安洋不是正经人?他是不是我自己会看?呵,你对我看人眼光不放心也对,毕竟我眼瞎爱上了你…”

    郭麒麟憋了很久的于说了出来,心里解脱的同时一阵心慌,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深深地看了张云雷一眼,“张云雷,就这样吧,以后做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你走的早,我回来的晚,咱就做个不得拜的街坊吧,你好自为之吧,我先走了。”说完郭麒麟转身就走,把身后张云雷想解释的声音抛在脑后。


   emmmmmm…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什么,这个和我原来写的好像不一样!好吧,不装傻了,其实是我电脑重装程序以后,大纲和存稿都不见了,又隔了这么久,真的不记得该写什么了,又写了大纲,勉强把新旧两种大纲连在一起,敬请谅解,以后会慢慢填坑的。

我如果说,我要来开新坑,你们还会爱我吗…

昨晚失眠作品,今天发的时候怎么鼓捣不到手机上了,直接用手机录屏,完整版的大家伙去B站看吧!!!!!
好了,我就是来确认下大家有没有忘记我这个现充狗。
下面附赠歌词,高甜预警,好甜的!!!!!!啊,对了,简介,简介就是德运大小姐招亲记~
妈妈要我出嫁 把我许给第一家[1]

第一个他是个不忠实的人哪

妈妈 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 把我许给第二家

第二个他已经有女朋友啦

妈妈 我不嫁给他

妈妈要我出嫁 把我许给第三家

……

【辫林】琵琶语

琵琶语 8

    张云雷在酒店里坐立不安的等了郭麒麟一个上午,就连九郎他们叫他出去逛逛都没答应,唯恐错过郭麒麟回来。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张云雷在第三十八次看时间的时候,终于等到了,emmmmm……郭麒麟打来的通知他中午没办法回去的电话。张云雷的手机不幸的阵亡在了酒店的墙上,德云社经纪人再给酒店结账的时候八成还会收到一个墙面损失费的账单,当然在外边儿玩儿的开心的郭麒麟是不知道这一切的。

    郭麒麟好久没像今天这么开心了,安洋带他去了游乐园,吃了超长的冰淇淋,领了给小朋友玩儿的卡通气球,为了一个小小的陶瓷娃娃在套圈摊浪费了整整两个小时……这些都是郭麒麟很久之前就想玩,但是被张云雷嫌弃幼稚一直没有玩儿的。所以中午安洋提出下午再去看电影的时候,郭麒麟犹豫了下还是给张云雷打了电话,推掉了可能会让两个人都很尴尬的约会,跟安洋一起去看了《前任3》,吃着爆米花,听着隔壁的女孩被感动的痛哭流涕,一旁的男孩儿小心翼翼的安慰,觉得自己真的已经麻木了。

     知道安洋把手放到自己头上轻轻的揉了揉,说了句“没关系的,大家都在哭,没人会笑你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安洋叹了口气,把小声抽泣的郭麒麟拉到自己怀里,让郭麒麟用自己新买的西装拿来当毛巾使了……

TBC

那啥,本来是想发个完整的,但是电脑没电了,充电器也没带,明天中午吧,把剩下的发上来,这会儿就当预告了~啦啦啦~~

失踪人口回归今天更新~emmmmm……也有可能过了12点,不过肯定会更的,你们还记得我吗?

【辫林】琵琶语

琵琶语 7
   
    张云雷赌气回房间,刚进电梯就后悔了,恨不得马上从电梯下来把郭麒麟拉走。但是站了一整个晚上,张云雷脚已经疼到麻木了,一使劲整个人就歪了一下,旁边的九郎赶紧扶住,回了房间一通按摩吃药,折腾完刚刚被嫉妒冲昏的头脑也冷静下来了,不理会九郎的询问,默默地躺在床上,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郭麒麟。
   
    张云雷捏着自己的胯骨,钻心的疼痛不是轻轻揉捏几下能缓解的,张云雷突然有种恐惧,这个身子,不会这辈子都这样了吧!想到今天站在郭麒麟身边的安洋,再想想自己这一副残躯,就算郭麒麟选择和个男人共度一生,也有无数的选择,自己一直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自己现在这个状况。
   
    “九郎……”
    “嗯?”九郎躺在隔壁床上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
    “你说……那个安洋是不是喜欢大林……”
    “管你屁事儿,你现在已经不是大林的男朋友了……”杨九郎实在是看不上张云雷这个样子,台下一贯的说一不二雷厉风行一点儿都看不到,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大林还小,被骗了怎么办,我是他舅舅,得管。”这个借口说出来张云雷自己都不信。

    “呸,你还知道大林小啊,我都懒得说你。你憋不住就自己去楼下大林屋里看看,酒店有电梯!”杨九郎聊了两句彻底睡不着了,坐起来看张云雷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想了想,没办法,还是自己亲搭档,还是劝劝吧,“张云雷!张老师,你说,当初大林人家无忧无虑的,交个小女朋友乐呵呵的,你自己也有女朋友,您倒好了,想尽办法把人家给搅和黄了,你也把女朋友给甩了,还被捅了一刀。后来死皮赖脸的把大林追到手,后来还吃醋喝多了跳楼,你当时昏迷着,都没看到大林那个样子,你是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儿,大林又何尝不是差点儿吓死,老阎说那段时间,大林看到高架桥都哆嗦。”

    “我……”张云雷不知道,那段时间在ICU里昏昏沉沉的,探望的时间次数有限,除了爸妈也就师父姐姐进过ICU看自己。后来转去普通病房大林才来看自己,那时候只觉得好久不见,小孩儿有点儿瘦了,还想着八成又闹着减肥了,从来没问过,小孩儿那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你什么你!您老人家不错呢,出了院还挂牵着医院里的小护士,有事儿没事儿微信找人家聊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人家有意思呢,大林整天吃不好睡不香的,也不知道为了谁,你倒是过的滋润。你说说,这才消停几天,少帅出征还以为你们俩没啥事儿了呢,没想到,这次是除了根儿了,直接分手了。你提的分手,人家大林现在跟谁交往,跟你一点儿屁关系都没有!”九郎越说越生气,这么多年,大林这么乖个小孩儿,杨九郎真的把他当亲弟弟来疼,现在闹成这个样子,杨九郎一边儿是心疼大林,一边儿对着自己明显也没放下的搭档也是不忍责怪,现在看到张云雷这个做派,更是恨他不争气。

    “你们俩,行不行!一句话,不行您就别管大林感情上的事情了,他是想找个女朋友,还是直接跟那个什么安洋在一起,都跟你没关系。你要是真的放不下,就别TMD顾虑你那些这了那了的理由,赶紧的再把大林追回来,唉……我也是服了你了,多简单的事情,让你搞得那么复杂。”杨九郎把憋了好多天的话一通说完,一阵痛快,转头把自己扔到床里,倒头就睡,失去意识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这是做了什么孽,遇到张云雷这个搭档,管吃管行,还得管情感问题,我这哪儿是搭档啊,这是个祖宗啊。

    杨九郎把自己一肚子的话都倒出来痛快了,倒头睡了,留张云雷一夜无眠。
   
    第二天酒店会议厅。

    深圳的演出结束了,按惯例所有演员一起开个会,讨论下这次演出情况。张云雷和郭麒麟中间就隔着一个阎鹤祥,整个会议中张云雷的注意力全都在郭麒麟身上,小孩儿感冒看起来还没好,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头上的小顺毛都没精神的耷拉着,偶尔师父问到他,声音也有点儿沙哑,有气无力的。张云雷忍不住在阎鹤祥背后拽了拽郭麒麟,然后把准备好了的润喉含片递了过去,郭麒麟看了张云雷一眼,没接,而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杯子是郭麒麟喜欢的风格,白色的马克杯,隐隐的暗纹,细致描金雕花的把手,一个崭新的杯子,张云雷从来没见过,郭麒麟不用外边的杯子,肯定是自己的。张云雷明明把自己的杯子给了郭麒麟,郭麒麟没用那个,杯子是昨天刚刚到手的,谁买的不多想就能知道,肯定是那个什么安洋。张云雷分析的条条是道,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嫉妒,看着郭麒麟双手抱着杯子,因为感冒有些发白的唇一次一次的印在杯子上,张云雷恨不得立马上去把杯子夺过来摔在安洋的脸上。

    会议在张云雷发呆中过去了,郭德纲刚刚离开,张云雷喊住想要跟着父亲一起离开的郭麒麟,面对郭麒麟询问的眼神,张云雷突然就无言了,愣了几秒才想起来个理由。

    “大林,我想跟你商量下过几天演出的事情。”

    “哦,下午可以吗,我今天上午有点儿事,跟朋友约好了。”

    “朋友?”张云雷知道自己不该问,但是就是忍不住。

    “对,安洋,昨天你们见过的。”郭麒麟猜不透张云雷是什么一个意思,也懒得猜了,就直接有问必答,想看下张云雷到底能怎样。

    “你……”张云雷张张嘴,想说不要跟他出去,但是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立场,只好放弃,“那你注意身体,演出的事情,下午再说吧。”
   
     张云雷看着郭麒麟离开的背影,第一次清晰的认识的自己可能真的失去郭麒麟了。

【辫林】琵琶语

琵琶语 6

    

    张云雷没理由不参加大返场,等演出结束后,跟着师父一起回了酒店,刚进酒店门口就看到郭麒麟跟个青年在酒店大堂边坐在一起聊天。郭麒麟有些苍白的脸上挂着张云雷好久没见的笑容,让张云雷更受不了的是,青年抬手摸了摸郭麒麟的脑袋,郭麒麟不仅没躲开,还在对方手上蹭了蹭。

    

    张云雷拖着残腿就要往前冲,刚走了两步,郭麒麟就看到了,然后站起来看着张云雷的方向。张云雷以为郭麒麟看到自己了,才起身打招呼,刚还心里有些开心,就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大林在这儿呢。”单纯的九郎啊,看到小师弟跟平常一样打招呼,小眼睛没看到张云雷阴沉下来的脸色。


    这会儿张云雷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德云社外地演出结束,一帮着人回酒店,只要不是瞎了聋了,几十米开外都能看见。郭麒麟站起来也不是为了自己,他是纯粹迎父亲师父来的,跟自己压根儿没关系。


    张云雷正想着呢,郭德纲带着一帮人走到了跟前,郭麒麟问完好,拉着身边的青年跟郭德纲介绍:“爸,这是我初三时候的实习老师,今天刚好来这儿出差,听说我们演出,专门来看我们演出的,看我状态不对,又过来看看我。”

    “伯父好,安洋。”安洋上来一个鞠躬,一米八多的个子吓郭德纲一跳,心想这不是个日本人吧,看这身高不像啊。


    “好好好,大林你好好招待下,我们先上去了。”郭德纲看了看眼前玉树临风的安洋和身旁站着有点儿小鸟依人风格的郭麒麟,又撇了眼旁边冷着脸的张云雷,摇摇头,转头上楼了,不痴不聋,不做家翁,人生啊,难得糊涂,我还是去吃夜宵睡觉吧。


     郭德纲刚走,张云雷就走过来,冷着脸对郭麒麟说,“大林,都几点了,安老师不回去休息了吗,你别光顾着跟他聊得开心,再耽误人家回去休息。”

    “啊,没关系,我刚已经把之前定的酒店退了,今晚也在这里住,只要大林不嫌我烦就行。”安洋无视张云雷的冷脸,直接对着郭麒麟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说什么呢,我们好久没见了,上次还说请你去吃饭呢,都没抽出空来。”郭麒麟跟安洋闹惯了,都习惯了对方的调侃。


    “大林你还感冒呢,别再传染了别人。”张云雷现在恨不得用拐杖把安洋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打碎,然后叫着师兄弟把人直接扔出去。


    “没关系,我明天没事儿,今晚我能照顾他。”安洋又看了眼张云雷,然后转头问郭麒麟,“林林,这位是?” 


    “都说了你别喊我林林!”郭麒麟有点儿炸毛。


    “好好好,郭奇林同学,好了吧。”安洋说着抬手给郭麒麟顺了顺毛,又拍了拍郭麒麟肩膀,示意让郭麒麟介绍下。 


    “这是我师兄,我爸的徒弟,嗯……就是前段时间跳楼那个。”最后一句郭麒麟是带着点儿赌气的感觉说出来的。 


    “哦~是师兄啊。张师兄,我看您还没完全恢复呢,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大林这里有我呢。”安洋一副贴心的样子,气的张云雷咬了咬牙,转头就走。 

    


    “安洋,你干嘛专门气他。”郭麒麟看张云雷上了电梯,奇怪的问道。


    “干嘛?还不是给你出气啊。你看你这个样子,没出息,你以前那个到处勾搭小姑娘的样子都哪儿去了。”安洋有些心酸的调侃。


    郭麒麟看着张云雷离开的方向,幽幽的说道:“往事已了,可能是前世欠他的吧。” 


今天更新,如果我没更,大家再看第二张图😂

最近太忙了,更新的话就看时间了,求谅解,要不我给你们嘤嘤嘤一个?QAQ

我的文更新周期比较长,我就把每篇文的标题放进了标签里,方便大家看文,点了标签所有的已更新都会出来,直接看就好了。